2019年1月23日 星期三

[幻想記事] 週年




「妳覺得我是認識妳的人還是妳的文章?」
他掐著我的臉頰問著,
而我看著他的眼睛,沒有回答。

 「這樣應該不會讓妳心裡感到不舒服吧?」
他把大肉棒插入我被撐開的嘴裡,
一邊深入一邊繼續問著。

看著我痛苦的掙扎,更加激發他的變態因子!
他恐怖的讓我直想後退卻依然在他的掌握之中無法脫身。

直到我受不了了才抽出他的大肉棒,
我兩眼泛著淚光,跪在他跟前,扶著他的大腿吐舌喘氣,
這時,他摸著我的頭說:「好乖好乖!狗狗好乖!」
下一秒又插進喉嚨深處,欣賞我的掙扎。

我想, 「變態」之於他,真的是一種誇獎!
從第一次見面到這個月,已經一年了~
人到了一定年紀之後,歲月似乎都是以年計算?


[生活記錄] 人妻四部曲

結城彩雨的這部長篇小說,
可以說是經典中的經典!
也是我肛調的「啟蒙」⋯⋯

一段時間,就會把它翻出來看看,
每次都是不同的感受。

http://www.piring.com/bbs/tcn/blog.php?tid=524819&page=1



2019年1月8日 星期二

[生活記錄] 認識




你認識的是我的文章?
還是我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常常有人跟我說,認識妳之後發現,
妳跟妳的文章差好多,反差好大!


也常有人問我,

那些故事到底真的還是假的?

又或是跟我說,
我以為妳經驗非常豐富耶!!!


更甚者有些無禮的言語:
妳看起來很好上妳是不是很缺男人幹妳?
看完好硬,可以約妳嗎?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我是一個簡單、感性、心思細膩的人,

活潑的同時,伴隨著害羞、內向!

單純這兩個字不敢套用在自己身上,

濁世中打滾,真正單純的有幾人?
只能努力留住初心~

寫下文章只是為了記錄腦中一閃而過的念頭,

藉由文字,也能抒發平時生活累積的壓力!
真真假假又何必太較真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所以,當你開口問我:

能不能約?能不能當妳主人?」的時候......

請問,
你認識的是我的文章
還是我?



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

[幻想記事] 暖心



早晨,在「告白氣球」的鬧鐘鈴聲中醒來,
拉了被子想賴床,一邊往旁邊的溫暖靠了靠。
他是個很好的男人,給了我很多很多的愛,
可是,忙碌的生活,讓他好久沒碰我了⋯⋯
是不是我老了,讓他失去性趣了?

上個月一時興起,張貼了徵床伴的文章,
設下自以為嚴苛的條件,
可想而知,收到的信件也不會太多!
加了六七人的wechat,陸續聊天,
最後只剩下一人⋯⋯

閒聊中得知,我們曾經唸過一樣的學校,
所以,我也在聲聲學長中當起小粉絲!

學長是一個很有質感的人,
有著一種在他面前只能仰望的氣質。
他又高又壯,戴著黑框眼鏡、斯文的模樣,
卻有著與他說話溫柔聲線不搭的銳利雙眼。

我們第一次見面去吃了甜點,
回家時不敢打擾,
看到學長傳來訊息才安心!
還好!沒有把人給嚇跑,
之後聊天也很熱絡。

兩週後迎來第二次見面,
我們直接去房間,我以為他會引導我,
可是他躺在床上要我自己來,
頓時慌了手腳,畢竟我沒經驗⋯⋯
最後,只有幫他舔了一下就離開了。

離開前他說「親一下」
「我剛幫你舔完欸!」我瞪大眼睛看著他
「自己的有什麼好怕的?」
這句話讓我當下好開心,
有種被疼愛的感覺!
從來沒有人這樣對我過⋯⋯

可是,這次碰面之後,我好像被討厭了!
不知道是太胖太醜失去性致?
還是行為笨拙讓他沒性趣?
經過幾天已讀不回,其實就應該明白,
也做好說再見的準備了。

J先生一如往常的在工作時冒出來,
我跟他說到這件事,
也跟他說到之前的熱絡突然轉淡,
那種感覺有點難過⋯⋯
有種小寵物被遺棄的失落感!
「妳還有我啊!」他突然這樣說。

心暖暖的,嘴角也上揚了!
能夠讓超級忙碌四師之一的J先生這樣安慰,
也不枉這十幾年的交情了~
稍微掃除這幾日的陰霾⋯⋯


2018年10月12日 星期五

[生活記錄] 不安全感



我有很深的不安全感!

倒不是一直纏著人要人陪,
或是那種只想成為他人的唯一!

我的不安全感來自"被討厭",
以及沒有辦法走到最後......

我害怕被討厭!
所以,當人家顯示出忙碌,
我就會開始想,是不是我們沒有結果了?
是不是我不是他所要的對象?

慢慢的,我會自己後退,
一步一步走回我們的起點!

後退的過程是痛苦的!
邊走會邊想,本來不是這樣的,
為什麼一轉眼就變成這樣?
是不是我哪裡不好?還是哪裡說錯話?
讓他討厭我了?

難過自責地走著,回到起點終放下~



[幻想記事] 耍脾氣



"是我不好,前陣子讓妳難過了!"他抱著我拍背,
我鼻頭一酸,咬咬嘴唇,沒有說話.

溫順的跪在他腳邊,還在想著他剛剛的話,
"母狗也敢耍脾氣!脾氣那麼大啊?"他忽然甩了一巴掌
"我剛剛跟妳道歉了,該換處罰了吧?"反手又給了我一巴掌

被戴上眼罩,以及中空口枷,
口枷用細鍊連著兩個乳夾,動作不能太大.

他抓著我的頭髮,把大肉棒塞進嘴裡,
一再深入喉嚨,用力掙扎仍然被按著頭,
喉嚨不舒服的吞嚥,似乎更加刺激龜頭!

等到痛苦的極限,他才抽出肉棒,
讓我流著口水喘息!
休息沒幾秒又被抓去插入,
上一次深入喉嚨的痛苦還沒過去,
馬上又被逼著接受,掙扎的更加用力......


2018年8月28日 星期二

[幻想記事] 騎士



上了車,先被塞進充氣口塞,
再被他戴上小一號的頭套,
緊緊的貼著臉,繃緊著。

我看不到他,也聽不到他,

只能聽到自己有點急促的呼吸聲。
他用手示意我把衣服脫了,
露出早已中空的肉體,
黑色皮椅,讓我的皮膚顯的蒼白,
原本難以呼吸的頭套,變成安全感的來源⋯⋯

他把椅背放下,
熟練的拿出繩子固定好雙腿,
在出門前已清理的肛門塞入肛塞,
並讓我自己用手翻開騷穴。

這樣的姿勢維持了好久,
在黑暗中,時間過得好慢!

忽然肛塞慢慢漲大,
久沒擴張的肛門有點難受,
他依然持續充氣,
不管我已經扭動發出悲鳴!

肛門疼痛還沒舒緩,騷穴又被插入假陽具,
快速的抽動加上肛門被充滿,
腦中早已空白,只剩下不清楚的叫聲⋯⋯

「母狗小聲點,旁邊騎士會看進來喔!」
他在我耳邊輕輕說。

2018年8月15日 星期三

[生活記錄]@163.com



這應該是大陸那邊的mail吧?
很久之前收到這樣一封mail,
聊的算不錯,一天往返幾封信,
某些地方倒是講到我的心坎裡!

不過,突然間無法寄信,
收到系統回復,
可能黑名單、拒絕或是過濾器。
這倒是很傻眼😂
原來電子郵件也有黑名單~
在那之後我也沒探究,直接刪除了郵件。

最近卻又收到一封打招呼的信,
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人,
不過,一樣無法回信!
所以,這到底是什麼情形啊?

~~~~~~~~~~~~~~~~~~~~

下一篇來談談「曲終人散」這件事。
人的緣分有長也有短,
大家都怎麼看待離別呢?
又,什麼樣的原因讓你決定轉頭離開?

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

[生活記錄] 謾罵合理嗎?

 
 
起因,是因為我在花魁發了一篇文章,
不否認,我的確是想找人聊聊!
然後今天,我收到了這樣一封信!
 
生氣倒是沒有,但是錯愕滿點!
我從來沒遇過講話這樣沒禮貌而且自以為是的人!
 
人,都有選擇的權利!
我選擇跟什麼樣的人認識,
我也選擇跟什麼樣的人當朋友,
甚至我選擇跟什麼的人上床,
我更選擇我要的主人人選!
 
母狗條件多?會嗎?
我一直以來就是談得來.時間能配合和有車,
這些都很容易,不是嗎?
 
有人要幹我,我就必須要回應?
沒人規定,我必須照單全收吧?
 
另外,我要反駁這封信的作者兩件事!
 
第一,雖然花魁精蟲上腦的人很多,
但我覺得我遇到的都很有禮貌且尊重人!
不要把別人都寫得像弱智,只有你最厲害!
 
第二,blog只是想記錄一下自己的生活,
男人是假的,主人是假的,想被幹是假的,
就算連我是女的都是假的,奶也是假的,
那又如何???你可以選擇不要看,不是嗎?
 
此外,我從來沒有說我是美女或需要褒揚之類的!
我自認克守本分,安安份份的過自己的生活,
一直以來跟人的相處也以和善為目的!
 
既然我讓你如此噁心,可以請你別看了嗎?
如果罵我是騙子可以改善你的生活水平,
那我也認了~~~
不過還是要良心建議你,
把無理謾罵的時間拿去找適合你的女生會比較好!
 
 


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

[幻想記事] 思念

有時不太懂,為什麼看到一個人,
就一定要把他變成自己的才可以?

SMer 也可以當朋友的,不是嗎?
總覺得生活中有這樣能夠暢談無礙的人,
讓人感到開心且滿足。

歡迎交流,mail或Hangouts
lululovesm@gmail.com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拿出埋藏在衣櫥深處的AV棒,
接上電源,撐開包皮,緊貼陰蒂,
不斷來回調整強弱程度,
聽著馬達發出的嗡嗡聲,
一邊無聲的喘氣和扭動,
想起了好久好久以前⋯⋯

每到了大姨媽要來的前夕,
我總是非常的緊張,
所有的負面思想傾巢而出。
當時在意的不外乎那幾種,
他還喜歡我嗎?
我有沒有哪裡做不好?
他會不會失去興趣?
他會不會把我丟了?

剎那間,思念無限⋯⋯

「別怕,有我在!」
他總在我對人群恐懼時牽著我,
這樣告訴我!

「妳有著像小狗一樣會說話的眼睛!」
他的手滑過我的眼窩和嘴唇,
夾雜一抹煙味。

「用力撐開才不會受傷!」
他一邊拍打臀肉、一邊命令著!
在肛塞通過的剎那,用力綻放。

「喜歡這個肛塞嗎?」
他一邊轉動肛塞,一邊作勢拉出,
肛門被拉扯,忍不住收緊又期待。

「以後帶妳出門都塞上,好嗎?」
他說,肛塞和他會產生連結,這是制約!

「肛門充實,會讓妳有安全感嗎?」
他一隻手在陰道旋轉抽插,
一隻手時而拉肛塞,時而按壓。

「如果有一天,沒有人能玩弄妳的肛門,
沒人給妳拳交,妳該怎麼辦?」